其人琪言
  廣州市城管委主任危偉漢前日做客“作風建設在路上”電視欄目,回應了城管小販關係等熱點話題。在片中,記者暗訪後好不容易才和當地城管對上話,對於晚上流動小販“泛濫”,該名城管回應:“我們也要下班”。對於此種現象,節目主持人笑言,如今貓不用抓老鼠了,因為他們已經“錯峰出行”了——城管下班,小販才上班。
  就城管的工作範圍而言,確實如危偉漢所說的,城管工作人員僅3196人,但廣州約有30多萬小販,且大部分是外來人員,多出現在城鄉接合部,要想對城市進行24小時全面管控,城管群體確實要承擔非常大的工作壓力。因此,“城管也要下班”確實是這些基層工作者的真言。
  既然人手不足,為何還要囊括如此多的職能,為何還要繼續試點擴大權限?比如清理街頭流動小販這一問題,在法理上一直都存在爭議。只要對小販繼續抱著一種敵對的態度,衝突就不可能會停止。單是這一項,城管的數量便顯然是匱乏的。市民有時會奇怪:在廣州許多高級寫字樓、酒店、小區外,為何就極少出現走鬼呢?香港街頭為何也很少見到走鬼,他們也沒有城管啊?難道城市的市容真的只能靠城管維持?
  在城市管理上,很容易陷入一種對立狀態,官方想通過“運動戰”解決問題,但卻很難根除走鬼問題。根源之一是,升斗小民有買便宜貨的習性。根源之二是,城管管的是公共地方,該怎樣管?該什麼時候上班,都不是由供養他的納稅人決定。還有,市容也是城管管轄的範圍,如果一個區域長期烏七八糟、混亂不已的話,走鬼必然滋生。而且從實際情況也能看到,這種走鬼與環境是相輔相成的關係。在廣州凡是乾凈的地方,便很難看到走鬼的蹤影,這是秩序的震懾力,是公眾自覺選擇的結果,而不是靠警棍和制服可以解決。
  因此,城管的工作人員至少應該造就一種秩序。這種秩序包括針對看得見的走鬼、衛生、違章建築等問題,更包括看不見的公平、文明和正義的執法。有不少人抱怨城管像土匪,而市民看到的城管也大多以收凳、砸桌子、沒收財物的形象出現。如果城管群體想獲得公眾的尊敬,不想陷入無休止的人肉衝突,最好先從自身建立文明公正的形象開始。
  耀 琪  (原標題:城管下班小販上班 難道走鬼真沒法管)
創作者介紹

張靚穎

un85unkxl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