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王鑫 發自北京
  這兩天,郭芳又在四處張羅著借錢,“現在正是花錢的時候。”眼下是不少企業簽訂冬季用煤合同的時候,用郭芳的話來講,現在乾什麼都需要錢,“手裡沒錢心裡沒底”。
  郭芳是甘肅省某煤炭運銷公司的老闆,已經做了幾十年的煤炭運銷生意,簡單地說,郭芳是在“販煤”,就是從煤礦上買煤,然後賣給需要的企業,賺其中的差價和運費。
  但今年,情況似乎有些不同,平時很好約的企業領導,基本都拒絕了郭芳吃飯的邀請,這讓郭芳有些不解,“後來我才知道,國家開始管制煤炭市場了。”
  從地方到中央,能源系統正在進行著一場大規模的反腐與重建行動。自2013年以來,原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等多位能源系統官員、企業高管被查,能源審批鏈條暴露出嚴重的貪腐問題。
  跌入極寒的煤炭行業,大量的矛盾與灰色地帶正加速浮現,之前,它們深藏於暴富的狂歡與利益交換的默契之中。
  掙得多送得更多
  業內經常說賣煤的比挖煤的更賺錢,這成了郭芳步入此行的初衷,但當她真正進入這個行業後才發現,很多事情並不像她看上去的那麼美好,從煤炭被拉出來的那一刻起,花費也就開始了。通過公路運輸的她,“基本上掙10塊,得送出去8塊。”
  這和另一煤炭中間商曹林遇到的情況一樣,不同的是,曹林的煤走的是鐵路運輸,這樣一來,無形中又多出了一筆請車皮需要的花費,“我要掙10元錢,差不多得花出去30元。”
  2007年,希望從煤炭中發財的王浩在上海,他的老家在山西。那年初,他回老家時瞭解到的情況是,在上海賣到500多元一噸的煤,在山西不過200元。這個差價很誘人。他算了算,從山西到上海,鐵路的運費不過每噸100元,還有200多元的“賺頭”。
  但經過一番周折和奔波後,他決定罷手。“搞不到車皮。即使搞到,費用也很貴。除了國家規定的運費之外,還有很多雜七雜八的費用。”
  王浩算了一筆賬,所有的費用加在一起,他非但賺不了錢,反而是處於賠錢的狀態,於是他放棄了想“一夜暴富”的想法,開始安心工作,“這不是一般人能幹成的事情。”王浩這樣總結道。
  煤老闆王名給時代周報記者算了一筆賬,煤礦出來的一噸煤的開采成本在五六十元,但現在,在秦皇島賣500多都還處於賠錢的狀態,“所有的環節都賠錢,你說中間那幾百塊差價都哪裡去了?”
  他說,煤炭銷售在報價的時候,會把包括請客吃飯在內的所有的費用都加在銷售的價格裡,按照這個推算,可以說,幾百塊的差價都是維護關係所必須的花費。
  實際上,對於那些需要火車運輸的經銷商來說,請車皮也是不小的一筆開銷。當年,王浩就深知這筆費用里有學問,但當他在請教那些“行內人”時,一旦被問及細節,都三緘其口,“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我放棄做這件事情的原因。”
  “我們每月都會做計劃,把自己本月可能需要的車皮數量上報,這叫請車。鐵路有關部門看到我們的請車計劃後,就會根據具體狀況來批覆我們的請車計劃。”但計劃只是計劃,有些時候,計劃始終趕不上變化,這一點王名體會尤為明顯,“這些年來,每天下午6點,就是我們告知大秦線車務段第二天需要車皮數量的時間。”
  但就是報計劃,也需要一個部門、一個部門的去打點,王名說,他們是民營公司,必須得掛靠一個大型國企。一般的程序是從縣裡報到市裡,如果市裡卡住你,就報不到省里,然後由省里再到交易中心,最後才能送到太原鐵路局。“如果這些不逐層打點,那麼不知道哪個地方就會被卡住。”王名說,上報計劃一級要花一萬塊,
  王名說,在車皮最緊張的時候,一個車皮他曾經最高花了28萬。“便宜的時候可能十幾萬或者五六萬。”
  能源系統大反腐
  中間環節“損耗”的利潤,大多變成了利益輸送的籌碼。
  5月15日,新華社專電稱,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據悉,魏被帶走時,家中發現上億現金。一位業內消息人士透露,魏鵬遠在能源局煤炭司負責項目改造、煤礦基建的審批和核准工作,很有可能是這個過程出了問題。
  在魏鵬遠落馬的同一時間里,核電司司長郝衛平、能源局副局長許永盛和新能源司一名官員亦被相關部門帶走。在他們之前,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金道銘、中國科協黨組書記申維辰也相繼落馬。據媒體報道,兩人均涉及山西煤炭行業的貪腐問題。
  魏鵬遠並不是第一個被爆出收受能源領域巨額錢財的官員。2013年12月,呼和浩特鐵路局副局長馬俊飛受賄案開庭審理。法院查明,在馬擔任呼和浩特鐵路局副局長期間,先後收受40家企業錢物200餘次,贓款合計超過1.3億元。
  最終,呼和浩特鐵路局原副局長馬俊飛犯受賄罪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河北省衡水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以馬俊飛任職的22個月計算,他平均每兩天就受賄一次,每天平均近20萬元。
  “其實這都不算多。”煤老闆王名說,目前在山西的一些煤炭資源比較豐富的縣市,有權的基本上都在企業有股份。每年的分紅雖然會根據企業的效益來決定,但基本都在幾百萬甚至高達幾千萬,“太少了,他們也不乾啊。”
  在反腐高壓之下,一些官員變“聰明”了,不要回報,不要回扣,要入股。更長久更安全,一般是派可靠的人,親戚或者朋友入股,“以前是送錢,但是現在都不要錢了,都是給股份。”
  王名說,企業都是希望官員來參股的,這樣一來,就等於這個企業有了“保護傘”。如果有某個部門過來找麻煩,那麼這個官員就會給相關部門打招呼,讓他們不要來找事。但即使這樣,該打點的部門依然還是需要打點,雖然不用那麼頻繁,數額也不會那麼多。“要不然總來騷擾,入股的官員也會不勝其煩。”
  一些企業,看著是某一個人的企業,但法人只是站在前臺的幌子而已。
  “現行國家政策下的審批權就是讓有關部門有尋租的可能性。”一名要求匿名的煤炭專家稱,這確實很容易滋生腐敗。
  2013年底,國務院與發改委先後出台相關規定,要求取消和下放部分核准事項。
  昂貴的敲門磚
  上世紀90年代,想開一家煤礦很簡單,煤礦並不值錢,因為開礦賺不了錢,甚至還會賠錢,所以有關部門對這個行業並不關註,也沒有那麼多管轄部門,也沒有人來吃拿卡要,甚至連煤炭生產許可證和煤炭經營許可證都沒有。王名記得,2002年以前,山西一個煤礦賣8萬、10萬的都沒人要,“那時候的煤礦條件很差,也沒有什麼設備。”
  2003年以後,隨著煤價的上漲,採煤的人越來越多,煤炭行業的利潤越來越高,仿佛一夜之間,各個部門都開始設立自己的門檻。王名突然發現,有關煤炭的事情,已經開始有很多部門在管理了,“部門多了,費用自然就上去了。”
  開一個煤礦要辦手續很多,需要有政府批文、國家土地證、煤炭生產許可證、安全許可證等諸多證件。這些證件要經過包括政府、地質礦產、國土、煤炭在內的多個部門審批,王名說,辦事總得意思一下,“一個部門意思的不夠,可能手續就會被卡住。”王名說,“一個部門幾十萬起吧”。
  這一點郭芳也深有感觸,有一次,她去年檢公司的煤炭經營許可證,因為沒有提前做工作,公司的會計在做賬時又出了一些小問題,結果被審批的部門抓住了把柄,對方聲稱要吊銷她的經營許可證,於是她托關係,找熟人,說好話,送禮,“最後花了幾十萬擺平了事情。”
  王名的企業每年都需要到省煤炭廳去審批,手續齊全一般沒什麼問題,但也有特殊的情況,那就是如果按照省煤炭廳設置的年檢條件,偶爾有做不到就會被卡住。王名說,比如銷售收入完成多少,煤炭發運完成多少等等。“如果有問題,年檢就不容易過。如果問題嚴重,營業執照可能就會被吊銷,那為了保住營業執照,那花費的金額可不是幾萬、幾十萬那麼簡單了。”
  此外,每年還有個花錢的地方,就是擴充產能的時候,如果要想把產能3萬噸、6萬噸、9萬噸的煤礦,升到30萬噸,50萬噸,甚至90萬噸,需要一層一層往上走,而這裡,每一層都是一個關口。
  能源行業的大規模反腐也髮端於這一時期。
  2005年9月,山西省嚴厲打擊非法違法煤礦專項行動開始,嚴查黨政幹部和執法人員在煤礦企業里坐地分紅,通過家屬、身邊工作人員投資入股煤礦等腐敗行為。
  以2010年為例,山西在當年前四個月共立查煤焦及非煤礦山領域違紀案件1126件,共有1590名貪官遭到處分,其中縣處級幹部79人,鄉科級幹部436人。
  每個人手裡都有一把割肉刀
  新一輪的肅貪情況表明,適逢十年黃金期的煤炭行業並未能阻止貪腐的擴散。
  李奇至今清楚記得當年他開煤礦時候的遭遇,用他的話來說,前期的工作絕對到位,各個部門各個科室該給的都給了,從幾千到幾十萬不等,但有一天,煤礦上突然來了幾個自稱是文化部門的人,煞有其事的轉了幾圈後找到了他,說他這個煤礦下麵可能有文物,這必須探查清楚,要文化部門的審批是無法通過的,“我當時懵了,我覺得該打點的都已經打點了啊。”
  李奇說,他跑了幾次文化部門說確定下麵沒有文物,但人家根本不理他。現在想想,李奇覺得自己真是很笨,“明白就是要錢啊,我當時都沒想到,還覺得文化部門管不了我們。”
  眼看離開礦的時間越來越近,李奇也帶著禮物去了文化部門,但對方還是不鬆口。沒辦法,李奇咨詢了一個正在開礦的“老前輩”,才知道文化部門在開礦初期確實也算重要的部門了,那個前輩還透露,打點類似文化這樣的部門,是要因人而異的,也要開開礦人的運氣,碰到好說話的,可能幾千塊就搞定了,碰到不好說話的,也許就得扔進去幾十萬。李奇一下子明白是自己的禮輕了。“最後一次給了十幾萬,手續很快就批了。”
  郭芳經常碰到的一個情況就是,自己去辦一件事情,到最後一個手續的時候,辦事員非說領導得簽個字,但實際上這並需要領導簽字,因為領導早就打點好了,“但不能因為這樣的事情去找領導,只能給錢了。”郭芳說,這樣的情況一般吃頓飯,兩千的購物卡也就搞定了。
  王名也曾經遇到過這樣的事情,對方說要準備資料,但當他按照對方所說的把資料準備好以後,對方又開始找毛病,說這個不行,那個也不行,要他繼續準備,跑了三次後,王名覺得還不如給錢了,“不送禮不給錢就折騰你。”
  每個煤老闆似乎都有相同的遭遇,曹林在給電廠送煤的時候曾經因為不懂“禮數”,電廠的門衛不讓煤進廠,好在曹林很聰明,他馬上出去給門衛買了兩條煙,兩瓶酒,雖然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但門衛歡天喜地的收了以後,很爽快地放行了。這讓曹林又長了見識,之後,他就開始時不時的給門衛帶些煙酒,偶爾還請出來吃頓飯,自此,門衛對他拉來的煤就上心多了。
  在這件事情上,郭芳吃過虧,當年她剛給一個大型小區送煤的時候,還覺得領導打點好了,下麵的人請出來吃頓飯就行了,不必要特別的去意思。但現實很殘酷,大約一個月以後,郭芳接到小區物業領導的電話,說她的煤化驗的結果不合格,說要和她解除合同,“做了十幾年,第一次有人說我的煤不好。”
  於是郭芳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小區物業領導的辦公室,當時鍋爐房的那個女化驗員也在,當郭芳看到女化驗員臉上得意的表情時,她一下子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顯然小區鍋爐房的化驗員不滿意郭芳對自己的不重視。
  郭芳再三賠了不是又保證後,女化驗員的臉上才好看了一些,當和女化驗員一同出了領導辦公室門的時候,郭芳拉住女化驗員的胳膊,“姐,我們一會兒一起去逛街吧。”那一晚,郭芳花了上萬塊給女化驗員買衣服,也是從那一晚之後,她們的關係就親密了起來。
  在女化驗員的指點下,郭芳一一打點了鍋爐房的管理以及其他的員工,業務終於開始順利了。
  曹林也是一樣,去電廠的時候就買些東西,可以不貴,但一定要有,逢年過節,一定要送禮,“普通的科室,科長和科員就是購物卡,金額在1000到5000不等,”曹林不用管電廠的領導,因為他找有中間人,並且早就說好,利潤當中有50%是要給到中間人的手中的,“至於他給領導多少,這不是我操心的事情。”
  隨著煤炭黃金十年的終結,畸形的產業結構最終等來了徹底調整的機會。根據山西官方媒體《山西日報》在5月20日刊登的文章顯示:山西經濟增速一季度創近年來新低。今年一季度經濟數據顯示,山西GDP增速僅為5.5%(年初定下的全年目標是9%),位列全國倒數第三。其中,太原市一季度GDP為527.49億元,同比增長僅為0.1%,遠遠低於今年同期全國和全省GDP的增長水平。究其原因,是擔綱主力的煤炭產業“遇冷”,拖累了全省經濟發展。文章著重提出,“這再次深刻警示我們,煤炭產業畸重的經濟結構和發展模式難以為繼,轉型特別是煤炭轉型更加緊迫,慢不得更等不得!”
  對於煤老闆王名來說,催收賬款越來越難,煤炭領域資金鏈的斷裂,給他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他希望在這個行業徹底崩盤前,能將之前的勞碌與打點兌現一部分。
  頭條
  專訪遲福林:新消費時代來臨,應以短痛換髮展
  遲福林認為,這一改革的關鍵在於決策者能不能下決心儘早讓關鍵領域的改革破題政策破題—特別是服務行業的開放.。。
  煤業尋租透視 能源系統正在進行著一場大規模的反腐與重建行動。自2013年以來,原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等多位能源系統官員、企業高管被查,能源審批鏈條暴露出嚴重的貪腐問題。
  還原復旦“免死”請願書出台始末 涉世未深的他們提交了一份頗具理想色彩的請願書,因而備受輿論批評與質疑。但即便難以如願,他們也完成了一次在公共事務上發聲的行動。
  荒誕的鄧州土地確權 河南鄧州農民張海新等三人私刻公章,為200多名農民印製《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近日以“偽造國家機關公文罪”被檢方起訴。以涉嫌犯罪的方式進行土地承包經營權的確權,發人深思。
  編輯推薦 煤業尋租透視
  能源系統正在進行著一場大規模的反腐與重建行動。自2013年以來,原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 市場擴張讓電影多元化成為可能 從中國式大片時代走到“小妞電影”時代(據業內人士估計今年將有近30部“小妞電影”面世),文藝片也逐漸尋得... TEFAF上的中國買家 TEFAF上有不少精品,未必出自一流大師,通常是某些二三線大師們的神來之筆,價錢不算貴,卻鮮有中國買家問津。 曲美傢具IPO衝擊波 公司的居高不下的負債率也給今後穩定發展帶來一定壓力,實際控制人趙瑞海、趙瑞賓和其兄弟趙瑞傑掌控公司97.09.。。
  熱 門
  樓市裂變
  焦裕祿的兒女們
  受父親影響,焦氏6姊妹為人處事低調,嚴於律己,從不敢“搞特殊化”。次女焦守雲向本報記者坦言,做焦裕祿的子女“真的不容易”。
  荒誕的鄧州土地確權
  河南鄧州農民張海新等三人私刻公章,為200多名農民印製《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近日以“偽造國家機關公文罪”被檢方起訴。以涉嫌犯罪的方式進行土地承包經營權的確權,發人深思。
  煤業尋租透視
  能源系統正在進行著一場大規模的反腐與重建行動。自2013年以來,原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等多位能源系統官員、企業高管被查,能源審批鏈條暴露出嚴重的貪腐問題。
  特異功能研究餘波
  當特異功能的話題逐漸淡出公眾視野,“功能人”或銷聲匿跡,或利用人們對神秘現象的追逐,經營起自己的事業。在這背後,還有一批當年“人體科學”的研究者,他們鮮有改變初衷,也沒有
  涿州的算盤
  在京津冀協同發展升格為國家戰略後,北京希望轉移出去一些高耗能的產業,涿州則有著自己的算盤,它的想法是要承接北京一些高科技、無污染的企業。
  中紀委反腐“第二季”雄文解碼
  大年初二、初三、初六,中紀委研究室三次通過新華社電稿發文暢談反腐,受到了輿論的異常關註。在春節期間由該機構連續發文,使得不少評論認為中紀委將在節後有更大的新動作。
  被緊急叫停的西湖會所
  中央嚴打態勢下,以杭州為代表的城市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徹底關停西湖景區內的30家高檔會所,幕後運營會所的大多是實力非凡的企業。
  自貿區申批暗戰
  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2014年將開展若干新的自貿區試點。這一消息如強心劑,激發了全國各地申立自貿區的熱情。但“門票”有限。
  馮興元:經濟改革靠市場而非政府
  現在房價不明朗,因為政府還有一些政策沒有出來。比方說小產權房合法化,還有房產稅,這兩者都可能對房地產產生大衝擊,還有一個是房產登記全國統一管理制度。
  熱 評
  還原復旦“免死”請願書出台始末
  涉世未深的他們提交了一份頗具理想色彩的請願書,因而備受輿論批評與質疑。但即便難以如願,他們也完成了一次在公共事務上發聲的行動。
  荒誕的鄧州土地確權
  河南鄧州農民張海新等三人私刻公章,為200多名農民印製《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近日以“偽造國家機關公文罪”被檢方起訴。以涉嫌犯罪的方式進行土地承包經營權的確權,發人深思。
  焦裕祿的兒女們
  受父親影響,焦氏6姊妹為人處事低調,嚴於律己,從不敢“搞特殊化”。次女焦守雲向本報記者坦言,做焦裕祿的子女“真的不容易”。
  誰的業委會
  利益,戀權,懶政以及屢試不爽的各個擊破策略,讓許多大型或巨型小區的矛盾難以真正尋得徹底的解決之道。這些小區,幾無例外,都是一個城市中精英人群的家園。
  專訪遲福林:新消費時代來臨,應以短痛換髮展
  遲福林認為,這一改革的關鍵在於決策者能不能下決心儘早讓關鍵領域的改革破題政策破題—特別是服務行業的開放和戶籍制度的改革,它既符合中長期的發展政策,也快速能作用於短期的增長
  高壓“凈網”
  伴隨網絡世界的高壓凈化,各種互聯網生態正發生著某種變化,比如,迅雷公司或將面臨用戶危機,寬尺度博噱頭的自製劇可能面臨內容轉型,而非營利的字幕組則需思考如何與商業網站合作。
  海南:國際旅游島的四年之癢
  2013年,海南人均GDP以35491元排在全國第21位,與“全國中上水平”相去甚遠,以此來衡量,旅游強省對於海南來說,仍是一條漫長而艱難的道路。
  起底大壯集團
  一家註冊資本僅3000多萬元,在房地產行業資歷尚淺的企業如何拿下廣州的舊改項目?而後如何撬動總投資逾50億元的巨無霸綜合體?
  中紀委反腐“第二季”雄文解碼
  大年初二、初三、初六,中紀委研究室三次通過新華社電稿發文暢談反腐,受到了輿論的異常關註。在春節期間由該機構連續發文,使得不少評論認為中紀委將在節後有更大的新動作。
  樓市裂變
(編輯:SN089)
創作者介紹

張靚穎

un85unkxl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